夢中情人 – 她她

昨夜清晨作了場夢,夢中遇見了她她。

她有暴力傾向。她捏實了手中的玻璃杯,玻璃杯耐不住指尖的壓力,滿手碎片。玻璃杯和此刻的她無異,是脆弱的、不堪一擊。從手臂流下來了,灑脫的紅似無禁忌地在毛毯上開花,是她為對方留下的烙印。

她出軌了。這是個矛盾。她總是沈默不語,平靜地包容她的一切。友人曾為她的一昧容忍而感到不忿,卻看不穿她由心而發的的惡趣味。她的容忍是精心設計的、一場玩笑。言行舉止能掀起她更大的怒氣。

她的暴躁和不安如同她的寡言少語一般,不過是為了扮演理想的角色。她她飾演著虛構的人格,深深認定能留住對方。她她的挽留沒有緣由,愚昧地矇騙和勒索自己幻想出來的另一半。她她活在了各自的虛擬現實,演奏著無人能懂的狂歡變奏曲。曲盡人散,最終還是抵不過她她的蹉跎。

我在參透我當中的角色。我不太認識自己,也沒有生前或當刻的記憶,卻坦然相信並接受了身分。這本來就不是上帝的遊戲,代入感卻是那麼的理所當然。若思索片刻,依舊無法解釋為何我是我。正如她她。兩人不願意去屢清這段關係,也無法從中解脫。這個世界被裝上了發條,只顧著執行自己的職責,我也只能盡情陶醉在角色之中。

大夢初醒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